昨天看了一个关于工厂女工的故事,让人唏嘘。

这个女工在十几岁时进入了工厂流水线,由于厌倦了如机器一般的工作生活,靠着写作收获了一些荣誉。她使出浑身力量想要逃离工厂,但是在 27 年后的今天,仍然生活在底层。

曾经靠写作收获的那些荣誉,如同过眼烟云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她曾经写过三本书,跟打工文学相关,但是几乎都卖不出去。27 年后的今天,她跟她的父母和两个女儿,挤在深圳的一个城中村。年轻的时候,由于长年累月在工厂工作,成为了机器的一部分,内心充满焦虑、无助和逃离的渴望。

现在年纪大了,但生活依然如此。

曾经的工厂已经不在,但是社会变成了一个更大的工厂。她一直在努力尝试改变自己的命运,但是一直没有成功。

改命其实很难。

很多人终其一生,都被固定在自己所属阶层的赛道中,无法提升。即便你很努力,你也只是在原有赛道上奔跑而已。努力越多,收获不一定越多,但是心和身体却会更累。

我回想自己一步步走来,让我命运发生转折点的时机,大概有几个。

一是在我从小学进入初中时,我没有按部就班进入原定初中就读,而是被父母安排到了县里排名第二的初中上学,为此还交了不少借读费。

我小学时候在乡下,如果继续待在乡下初中读书,可能命运会变得不一样。

因为同样的努力,在不同的平台上发挥,最后得到的结果是不同的。

第二个转折点,应该是考到了北京的大学。

虽然现在学历贬值有些厉害,但是在我上大学的时候,学历仍旧比较值钱。那会儿依法治国的口号正当盛行,法学专业是一个比较热门的专业。考上北京的大学后,让我能够踏上更高的平台,实现了较大跨越。

第三个转折点,应该是出国留学。

我不是本科毕业便出的国,而是在工作了大约 10 年后,才出的国。

其实,我的第一份工作,在体制内。但是,迄今为止,我没感觉到这份体制内工作,给我带来多么大的职业赋能。这份工作的薪水很少,差点连自己都养不活。体制内等级森严,作为刚进去的毕业生,纯属底层打工人。

这份工作带给我的唯一收获是,让我对体制内的工作运行和人际关系,有着比较切身的体会。

不过,后来出国留学又回国后,感觉自己的职业发展上了一个新的台阶。

因为自己的思维、认知得到了扩张,国外的这份留学经历也让自己得到更多认可,并让自己在职业发展中得到更多资源和机会。

改命很难。

每一次改命,都需要自己的物理突破。不是仅靠自己的冥想和探索可以得到突破,而是需要自己在物理层面得到突破。只有自己在物理层面得到突破后,你才有机会在职业发展方面得到突破。

改命的最重要因素有两个:

一是改变认知,二是改变赛道。

如果你认知不改变,赛道不改变,则再努力也没用。我再讲一遍,如果你认知不改变,赛道不改变,则再努力也无法改变自己原有命运。

就好比一个外卖员,如果不改变认知,不改变赛道,即便再努力,哪怕每天工作 16 个小时,他也只是在原有职业路径上累着、痛苦着,但是原有收入瓶颈将一直死死压着他。

当然,我举这个例子,不是说当外卖员不好。从理论上来讲,工作不分贵贱,我只是告诉大家这个道理。

很多人也想改变自己,甚至为此努力挣扎很久,但是想了之后没有在物理层面有实质突破,终究让自己只是停留在想法阶段,没能转化成实质性改命动作。

来源:皇城根下刀笔吏 pro 微信号:gh_6282f915a521

  • 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发表回复